当前位置:凹凸av视频在线 > 恋爱小说 > 千古情之又见西汉TXT下载 > 千古情之又见西汉-第一章 一个女侠章节阅读

【千古情之又见西汉】第一章 一个女侠

       返回目录       

    我们去吃肯德基,这被称为垃圾的食品是箫剑的最爱,虽然我多次被医生告诫在箫剑的饮食上一定要注意,但今天,就让我们都放纵一次吧,最后一次。然后又去逛街,箫剑不能走太多的路,所以我们走走停停,常常是走一会儿,就得找地儿歇歇。

    再次坐到咖啡厅时,箫剑终于忍不住向我发问了: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总跟着我们?

    我早有准备,从容自若地应对:别理他,这年头无聊的粉丝多得是。

    箫剑皱起眉头:你认识他?我笑了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低头喝咖啡,肖剑看看我,低下头默默喝着面前的橙汁,咖啡和橙汁混合的香气静静地环绕着我们,然后在空气中飘散,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奇怪。我抬头看箫剑,恰好他也抬头看我,我们相视而笑。

    应该应该有很多人追你吧。箫剑眼睛亮晶晶的,认真地问我。我一下给问的愣住了,这小子,从来说话不会这么直接的,今天哪根筋不对?莫非是在吃醋?

    我咧嘴一笑说,低声对他说:放心,纵有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箫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脸忽然红了,好像他就是那个一瓢一样,我吃吃地笑着,心里却一阵难受。

    我跟他曾经一个剧组拍戏,我们渐渐成了闺蜜一样的朋友,不知道为什么,拍完戏后他就把自己名字改成剧中饰演人物名字箫剑,让我以后都这样称呼他。听说即将有场戏请他演撒子熊猫儿,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就该叫他熊猫了。

    可是不多久,因为一场户外广告高空戏出了事故,箫剑几处骨折,必须在医院呆上两年,一年多来,我虽然几乎每星期都去看他,但期间我又多了另外一个身份:一个影视公司为一个大剧要求,竟让我拍戏之余,体验真实的生活,我因此被迫加入了一个组织,一年时间,我已经是一个经过极其严酷和特殊训练的文武全才的飞天大盗,而他,虽然一直躺病床上,却还在为自己的愿望―――他要做中国演艺界最好最红的男艺人而努力。

    我呢,一个扮演过香妃的女艺人一个黑暗中的飞天女侠?

    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我另外一个身份,他以为我只是在剧组演戏艺的演员,而这个秘密,我打算瞒他一辈子。

    坐着闲聊了几句,箫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屡次看着我,似乎想问什么难以启齿的问题,我没有给他机会,因为不管是什么问题,我都不能诚实地回答他,而我,真的不想在他面前撒谎,所以明知他的郁闷,我却只能佯装不知,心里除了难受,没有别的感觉。

    回到医院,我给他削水果,这是我跟他在一起时作的最多的一个动作。而他则呆呆地看着我,这也是他跟我在一起时作的最多的一个动作。

    明天我要出差拍广告,大约半个月左右吧。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还是免不了欺骗。

    他接过苹果咬了一大口,含糊地点点头,嗯了一声,状似无意地问:这次去哪里?

    我知道他并不是随意开口问问,他是真的关心我去哪里,去作什么,他希望了解我更多的事情,我向来对他有求必应,只有这一件,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他。

    得不到我的回答,他抬起头疑惑地看我,我微微一笑,说:西安。此行的目的不能告诉他,此行的地点告诉他却是无妨的。而且,我知道这房间里有**,不但是这里,我住的酒店客房,我的电话,我的电子邮件,所有一切的通讯手段,都时刻处在警察的监听监视之下。但我不介意将我的去向通知警察,这正是我希望的。

    我,刘丹,在演艺圈,我是香妃,在民间,我是一个飞天女侠,2000年1月30号,一场事件,一场车祸,我穿越时空,来到二千多年前的汉朝,结识了上至皇帝贵戚,下至侠客平民,在汉武帝、卫青、霍去病等之际周旋,在爱情、友情、恩情中纠缠,在民间、江湖、宫廷中浪荡,甚至参与了汉朝与匈奴的战争,在那个广阔的历史舞台中,我扮演着一个精彩而无奈的角色,最后,在这个本不属于我的时代,又将何去何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公元2000年1月的一个清晨,北京城一如既往地在汽车的喧嚣和行人匆匆的神色中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拉开窗帘,清新的阳光照射进房间,我微微眯了下眼睛来适应这明亮的光线。昨天忙了一夜,今天凌晨才睡下,实在很想睡个懒觉,但是我苦笑一下,好像我这种人,就算是睡个懒觉都是很奢侈的事,不说一堆事等着去做,即使没事,人体生物钟也会让你很奴性地按时起床。

    稍稍梳洗,看着镜子里的人,眉清目秀应该算是个美女吧,自从《还珠格格》后,很多人都把我叫做香妃了,甚至不在乎我以前是谁。可自己看得久了,不觉得美在何处,高高瘦瘦、长手长脚,细腰窄臀,穿上白衬衫牛仔裤,一身书卷气,再戴上那副近视眼镜,分明是个青涩的大学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扯扯嘴角自嘲地一笑,这年头别说大学生,恐怕连初中生也谈不上青涩了,昨天吃饭的时候,可巧邻座是两个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口里谈的竟然是连我这个大女人听了都脸红的性方面的话题,看她们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实在是愧煞在下这个在演艺圈混的我。

    在演艺圈混的?嗯!演艺圈不,离开人们的视线,工作之外,其实,我是一个女侠!一个一直隐藏在演艺圈的飞天女侠。

    我瞪着镜子,镜子里的人也不甘示弱地瞪着我。我苦笑,再苦笑。转身走出来,不再思想,不再追究。

    换了一身米白色的休闲套装,蹬着同色休闲鞋,背上宝石蓝的肩包,我施施然走出酒店。我喜欢白色,原因不明,有时候想想,大概是潜意识中有种漂白的渴望吧。

    门童询问我是否要车,我摇摇头,隔壁街有家餐馆,早上专卖白粥和各色地方小吃,我很喜欢,决定步行去吃早餐,顺便整理一下心情,大战在即,不想一些有的没的来扰乱心神,否则一失手成千古恨,向谁哭去?

    对于饮食,我一向很挑剔,既要色香味俱全,还要讲究用餐环境,而这家餐馆难得的各方面都满足我的要求,所以我在这儿消磨了1个小时时间,反正有人一直陪在这里,也不觉得寂寞。

    我抬眼特意看了看光明正大坐在窗前饮茶的年轻男子,这个家伙从三天前就时不时的在我眼前晃,当然,这张脸孔可不是这几天才熟悉,应该是在三个月前吧,那次是为了一件名贵的古董,初次见面就摆明了立场,君为警察妾为贼!大打出手之下,我不是对手,于是使诈逃之夭夭。

    当然这家伙也吃了一个大亏,那件古董到底还是让我偷走了。呕的是,明明知道我就是那个贼,他偏偏什么证据也没有,凭我的聪明,他抓不到我任何马脚。不过也留下了后遗症,就是从此之后,这家伙象瘟神一般死死地缠着我,除了演戏,其他时间,害我整整三个月没有事情可做。但是这一次,不管他缠不缠盯不盯抓不抓,三天后,三天后,一切都会结束,虽然不知道结局如何,我都必须去做我当做的事!

    我抬头看他,他也看我,我无惧,他也无畏,我冲他笑一下,他面无表情,其实这个人挺英俊的,不过套用现代新新人类的话说,未免太酷了些。话说回来,他是有条件,有资格耍酷,人民警察嘛,面对欲擒之而后快的飞天女侠,怎可不酷?

    过去的数月,我虽然知道他在暗中跟踪我,但却没一次好像这次这么明目张胆,(咦?这个词应该用在我身上才对,嘿嘿。)所以很显然,他察觉到了我最近会有大举动,所以现身出来警告我!不过他可傻透了,干吗警告我呀,等我行动时抓我个现行犯不是更好吗?估计跟我三个月整天东游西逛,脑子短路不太好使了。

    与其说我在心里恶毒地诅咒他,还不如说在诅咒自己,因为脑子短路的不是他,只怕是我,因为我甩不掉他,否则怎么会忍受他跟踪我整整三个月?三个月来我用了不下二十种方法想甩掉他,但他就像一个阴魂,如影随形地跟着你,看着你,盯着你,仿佛无所不在整个渗透在空气里,随时可以感觉得到,想想真有点毛骨悚然。

    我右手托着香腮,叹口气然后向他抛个媚眼儿,虽然明知这家伙铁肯不会被电到,还是忍不住试一下,按照习惯,他一定会狠狠瞪我一眼来还以颜色,所以出击后立马低下头,不去接收反射信号。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