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国内新婚夫妻自拍国语对白 > 宠文小说 > 龙门阵TXT下载 > 龙门阵-第二百二十七章阴魂不散章节阅读

【龙门阵】第二百二十七章阴魂不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也没有其他的理由,就是因为陆叶跟程瞎子关系不错,仅此而已。

    随后,鲜以跟冉英俊两人一起挤出帐篷,按照央金嫂子嫂子说的方向,去找那条小河。

    小河就在帐篷一侧不远,冉英俊提着换洗的衣物,一边走一边问道:以哥儿,这陆叶,到底跟程瞎子什么关系啊,以哥儿你真要这么对他纵容下去吗?

    鲜以瞥了一眼冉英俊,没好气的说道:他跟程瞎子到底什么关系,你问我,我问谁去,要说纵容,这大草原你家的,你能来他就不能来了?

    按说,打一开始两个人被陆叶拦住,鲜以的确就晓得这个陆叶并非什么好人,根本就是一个无聊透顶的小混混儿。

    若是别的小混混儿敢在鲜以面前搞这么多的事情出来,都不晓得要给鲜以收拾多少回了,偏偏这陆叶却让鲜以无法下手,是真的无法下手,就因为他跟程瞎子有关系。

    至少,在没彻底弄清楚陆叶到底跟程瞎子什么关系之前,鲜以肯定是不会贸然下手的。

    只不过对陆叶暂时不能用强,指望陆叶自个儿把所有的底细都交给鲜以,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既然陆叶不是什么好人,还去管干什么,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冉英俊沉吟了许久,这才点了点头:陆叶的事情,恐怕我们也就只能暂时如此,呵呵,个龟儿子的宝器,这家伙居然弄得我们两个都束手无策,呵呵,个龟儿子的宝器。

    走了几步,冉英俊又才继续说道:对了,央金嫂子说过,我那匹宝马虽然被驯服了,但是还得趁热打铁,好好地遛遛,要不然就夹生了,咱哥儿两个还是赶紧的洗了澡,再去遛遛马!

    鲜以微微叹息了一声,却说道:胖子,你猜猜看,这老班长他们那边会怎么看这件事?

    冉英俊一怔,晓得鲜以说的是老班长对这陆叶有可能会用的手段,这一趟出来,鲜以跟冉英俊两个人甚至连周淮远那边都直接拒绝了,也主要就是冲着老班长的面子。

    但老班长谢君澈肯定还不晓得这陆叶的事情,鲜以很是有些担心,一个不好,老班长谢君澈会对陆叶下重手。

    真要是那样的话,鲜以可就不好下台了,可是,现在又没法子可以联系上谢君澈,也就没法子跟谢君澈说清楚这件事。

    过了好一会儿,冉英俊这才嘿嘿的笑道:其实以哥儿你也别太担心,老班长那性子,你也是完全清楚的,若果对他没有威胁,老班长,自然也就不会去理睬,但若真是这个陆叶对老班长都产生了威胁,以哥儿,相信就算是当着程瞎子,咱哥儿两个也会把这话说清楚,对吧?

    鲜以有些惆然的点了点头,压下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好办,让陆叶跟着吧,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不让他跟着吧,真要出了什么事情,鲜以也很难做。

    说话间,一条清澈的小河横在两个人脚下,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到了河边,河面不宽,也就四五米,岸边水草极是丰茂,几乎有半人来高。

    水草之间,有一条不到一米宽的土路,直达河边,再往前,就是几根木桩子,上面铺了几块木板,估计平日里面这里游牧的十几户牧民,就是在这里取水洗衣什么的。

    冉英俊把换洗的衣服往岸边的草地上一扔,不到十秒钟将自己身上的布料清理得干干净净,然后扑通一声跳进河里。

    河水不深,也就差不多只有一米来深的水,流动也很是缓慢,河底的沙子也很细,而且几乎不含泥土,所以河水清澈至极,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河水太过冰凉了一些。

    只是冉英俊这家伙把脑袋沉浸在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对还在岸边上慢腾腾的脱衣服的鲜以叫道:以哥儿,咋就慢腾腾的像个娘们儿了呢,呵呵,这家伙,呵呵,爽龟儿子的宝器,当真是从头爽到角,从外爽到里,呵呵

    鲜以磨磨蹭蹭下了水,抄了把水洗了一下脸,果然感觉到很是透凉,毕竟这是深秋的季节,再加上这高原上日照虽然充足,但温度却不高,若是往常,这都该下雪了,这河水还不凉,也就有些奇怪了。

    鲜以慢慢的把脑袋全部浸在水里,一双手使劲地刨洗,把头脸上的牛马粪便弄干净,又才跟躺进水里。

    这一瞬间,鲜以终于体会到冉英俊说的那个爽。

    冉英俊看着鲜以不住的嘶嘶吐气,嘿嘿的笑了笑:以哥儿,问你个事儿。

    鲜以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气憋在嘴里,然后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这才答道:你还有什么事?、

    冉英俊嘿嘿的笑道:以哥儿,周小姐对你怎么样,嘿嘿你可别说你不晓得,废话你也别跟我多说,就问你一点,你干嘛一定要跟周老爷子过不去?

    周天琴对待鲜以的态度,谁都不是瞎子,冉英俊跟晓得,打一开始,其实周淮远还是挺欣赏鲜以的,要不然也就用不着跟鲜以大谈特谈程瞎子的风水地理,本来这事儿虽然是谁也没想到那家伙就是周天琴的爷爷,但后来周天琴不是就直接说明了么。

    可是,一直到后来,去成都国际大都会,鲜以都是完全抱着拒绝的态度,这些情况,冉英俊嘴里不说,但并不代表冉英俊看不出来。

    只不过,冉英俊就是想不明白,周天琴这样一位白富美,鲜以还看不上眼?

    ——鲜以可不是他冉英俊,别看鲜以是不是的也不正经,但鲜以的骨子里却传统的很。

    可就是这样一个这么传统的人,当真要留着这身臭皮囊练童子功?

    鲜以一下子将脑袋又浸入到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难道你就没多想想程瞎子?没多想想圣湖?还有那个什么天堂花?你把这些都串起来,再仔细的去想想,嘿嘿,我这人是笨,但我不想害人。

    都是什么屁话啊!冉英俊一边洗脑袋,一边说道:又不是上前线,上前线那是刀山火海那都得去闯,直到倒下为止,可咱们这是什么,凶险吗,的确是有,但要图个安逸,人在家中坐,还会挨个祸从天上落呢,以我冉大胖子跟以哥儿你联手,就不可能有对付不了的危险,如果有,那咱不是还可以跑

    冉英俊一边洗着脑袋上的污垢,一边喋喋不休,但他根本就没注意,鲜以早就已经把脑袋再次埋进了水里,虽然依旧能够听得见冉英俊说话,但无论如何也已经是模糊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