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国内新婚夫妻自拍国语对白 > 宠文小说 > 红锈TXT下载 > 红锈-第一四六章、新人旧事 上章节阅读

【红锈】第一四六章、新人旧事 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严格说起来,他把老厉送进去那件事情算不得坦荡。可情急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方生平道了声惭愧:一时冲动,事后已经跟厉总道过歉了,都过去了。

    曾文卿笑道:起初我只是听说了前因后果,后来听到你的名字,倒让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件事情来。

    十年?方生平回想。十年前,除了他进公司前后,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曾文卿提醒道:那一年,在总部培训的入职名单里,你是唯一一个靠关系进来的。我记得,当时很多人都不服。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儿,有什么问题吗?老方疑惑:过了那么久,竟然还有人记得。

    怎么能忘呢?你姓方,待人接物也不圆滑。为人保守、木讷还不跟人深交,都说你熬不过实习期就得卷铺盖走人。可你呢?不但安稳度过了培训期,还入了某位高管的眼。

    回忆往昔,方生平微笑,恍如隔世。

    见他不言语,曾文卿接着道:不过,你原本可以顺势留在总部转正。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你撒手放了大好前程,一心只想回县城的分公司效力,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人?

    这很难理解吗?方生平道:我爸妈上了年纪,想留我在身边尽孝,我没理由拒绝。

    况且当初实习,他只是闭了嘴巴没接受利益的诱惑,就被加了忠诚分。若说起能力来,比他优秀的比比皆是,他不觉得自己留在总部就能平步青云。

    是吗?不止吧?曾文卿笑眯眯的像个狐狸:有些事情,做起来总要有合情合理的动机,然而多数只是掩人耳目罢了。

    什么意思?

    曾文卿笑的神秘:如果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那就真没意思了。

    方生平心中憋气,这人跟他打哑谜吗?遂开口的语气也沉了下来:我真猜不到你想说什么,不妨说得更明白一些。

    好!那就说明白。曾文卿饶有兴味:十年前,你所在的分公司总经理姓刘,在你入职后不久,他就被匿名举报,说他利用职位之便为非法机构洗钱,从而获得不正当利益。有这回事吧?

    有。方生平如实回答,只觉对方漫不经心的目光暗藏着一丝锐利,恍然:难道你怀疑匿名举报的人是我?

    曾文卿摇头,模棱两可地弯起嘴角:千万别这么说,否则我会认为那就是你干的。

    他话里带话,却又像在玩笑。方生平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狡猾的贵宾犬了。你说他有杀伤力吧?他始终不温不火。你说他为人亲和吧?他还句句夹枪带刺。尤其难缠。不管你想说什么,总要有凭有据。

    曾文卿摇头,指指心口:人心里都有一杆秤,本能地相信自己的逻辑判断。至于你矢口否认,在旁人的眼里其实作用不大,也更像欲盖弥彰。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方生平不想平白背锅:汪董到分公司上任之前已经是穷途末路,据传背后推手就是你母亲何绣董,总部上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老汪跟我有没有交集早就一目了然,更犯不上让你如今编故事翻旧账。

    嗯——对方貌似被他说动了:当年我对那件事情关注也不多。只记得举报信被掀出来,罪犯很快就认罪伏法了,快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曾文卿嘴边一丝嘲讽:当年为了这事儿,我们家何女士可是发了好大的一顿脾气呢!

    方生平不予置评:许是汪董运气比何董好一些。

    运气?曾文卿冷哼:我可不相信接二连三的巧合。

    方生平也不信。只是,他从来没想过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如今想来,汪董那人一直都不是善茬儿。试想年前他放任厉朋和魏冬大肆折腾,最后却不费吹灰之力,把家里的亲戚推上了副总之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果真是汪董审时度势早有预料,那其中心思也让人不服不行。

    继而又联想到当年,也不是天衣无缝。

    当初,老汪到任不久,邹胜楠就进了公司。不过,私底下却有人在传邹胜楠其实是厚着脸皮回来的。原因就是邹胜楠是公司元老,且跟上一任刘总交往甚密,老汪是看在她孤儿寡母的可怜才好心收留了她。这些传言随时间流逝渐渐被人淡忘。然而,去年在邹胜楠的葬礼上,那个牵着她儿子的老太太,痛斥邹胜楠害她儿子蹲了大牢,如今可算报应不爽——那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了。

    看来你知道的比我多。曾文卿打断方生平的思绪,打趣着。

    呼之欲出的答案就这么被打断了,方生平也不想计较,轻描淡写地瞥了贵宾犬一眼:看你也不像追究过去的人,今天来,不止想跟我说这个吧?

    逝者已矣,翻出来也没有意义。

    曾文卿见他不想再聊,也不纠缠于此:我只是想来看看,十年过去,那个不近人情的木头疙瘩到底跟老汪学到了多少。

    原来如此。方生平失笑,不就是见枢途传媒这阵子不老实了,想来探探底吗?遂也不疼不痒地回道: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一个职员,跟老汪接触的也不多。

    这个我信。曾文卿点头认同:你说的话,听起来就是比厉朋说的可信。他依旧慢条斯理地玩着手里的绷带,状似自言自语:同样是第一次碰面,厉朋的话里话外都是他跟大佬们关系多好,交情多深,让人听了想踹他两脚让他闭嘴。

    见过厉朋了?方生平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想不通对方到底意欲何为。

    曾文卿看透他的疑虑,也不遮掩:厉朋是我捞出来的。

    什么?方生平恍然,原来如此。半真半假地恭维着:那我真要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我跟厉朋还不知要怎么收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